????历史上,在欧洲白人进入到北美大陆之前,北美大陆上的野牛保守数量超过了六千万头。而十九世纪初美国人开始西进之前,在整个北美大陆上依旧生活着超过千万这个数量级别的野牛,这种北美大陆体型最庞大的哺乳动物给数百万的北美印第安人提供了充足的肉食。

????可以说,野牛在北美印第安人的生活中占据着无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事实上,自古以来,北美印第安人中的许多部落就非常崇拜野牛。哪怕他们猎杀野牛,扒掉野牛的皮做衣服、帐篷、渡河或者捕鱼用的皮筏子,吃掉野牛的肉果腹,牛骨用来制作武器、骨刀、甚至是用来做烟斗,牛筋用来做弓弦,但北美印第安人对于野牛还是非常崇拜的。

????正是因为野牛对于北美印第安人如此的重要,以至于有很多北美印第安部落都把野牛当成太阳力量的动物象征。

????只是以前这些印第安人只知道猎杀野牛,却从来不曾想过驯服野牛,高树部落同样是如此。

????高树部落因为位于北美大陆的东南方,所以他们并不像生活在中西部大草原的那些印第安部落那样崇拜野牛,但高树部落的人也没有把野牛看得多么重要。

????可是,当石熊说出了驯服野牛的几个重要性之后,不管是立雷还是红云,立刻就意识到野牛更重要的意义。

????这其中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成群的驯服野牛竟然可以当成武器来用,而且还是那种让敌人无可阻挡的武器,这一点简直就是太重要了。

????北美印第安人与中南美印第安人的社会制度有着极大的不同。在中南美,印第安人已经形成了文明和国家,生活的要远远比北美大陆的同胞好的多。

????但是在北美,几百上千个印第安部落奉行的是残酷的丛林法则。因为这种激烈的竞争,让北美大陆的印第安人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文明和政权。

????在这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

????切洛基人当初在五大湖区生活的好好的,甚至还曾经是易洛魁联盟的成员之一。可就是因为拳头比别人小,结果别的部族一言不合就把切洛基人给硬生生的赶走了。

????“如果当初咱们的祖先会驯服这些野牛,并且能够组成成百上千头的野牛群,那谁还怕易洛魁人和德拉瓦人啊!哪怕是现在,只要能够掌握一个驯化的野牛群,切卡莎人全都来了咱也不害怕啊!”

????立雷和高牛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彼此眼中的那种意思。

????“这种驯牛秘术是绝对不能让别的部落知道的!”

????两人的眼神再次一变,可同样都再次读懂了彼此眼神中的意思。

????石熊可没有心思去猜这二位的想法,折腾了一整天,说实在的他也有点累了,所以打算回去早休息。

????晚上的饭让石熊有点惊喜,竟然是久违的玉米南瓜粥。

????不过想想也难怪,北美种植玉米的历史要远远早于旧大陆,而且南瓜也是美洲的原产地,

????现在是东切罗基族习俗中的猎人之月,不过随着月亮渐渐的变圆,海狸之月马上就要到来了。

????在切洛基人的习俗中,每个月的月圆之日就是新的月份的开始。一年有十二个满月,所以走完十二个满月之后,一次记录就能记载下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情。

????猎人之月是十月份,海狸之月是十一月份,现在距离海狸之月到来还有几天的时间,也就是说,石熊估摸着现在应该是公历的十一月初。

????南瓜的成熟季节在十月份,高树部落当初种植南瓜的时候可能晚了点,所以十一月初南瓜成熟也不足为奇。

????这玉米粥虽然不是用玉米面熬的,里面的玉米粒仅仅是砸碎了就用来熬粥,但添加上香甜的南瓜,这一大碗玉米南瓜粥竟然有了几分后世的滋味。

????得益于这副新身体的强壮,现在石熊的饭量很大。他用的木碗足有人头大小,放在后世那就是妥妥的海碗了,可是石熊连着喝了三大碗还有点意犹未尽。

????抹了一把嘴角残留的玉米粥残渍,然后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嗝,要是天天能够这样,这小日子其实也是挺美的。

????不过这玉米南瓜粥虽然好喝,可里面的玉米碴子真的是有点揦嗓子,这极大的影响了玉米南瓜粥原本应有的美味。

????于是为了自己的味蕾和胃口着想,石熊决定把石磨弄出来。

????石磨其实很好弄,其难度相比起炼钢还有驯服野牛要简单的多,部落里的石匠很轻松就能搞出来。

????最关键的是,随着立雷还有红云看到了驯服野牛的好处之后,部落中将会多出来很多大型牲口,届时哪怕搞出直径一米的石磨,一头牛也能轻松的拉着石磨转圈。

????有了石磨,棒子面(玉米面)、面粉、豆粉还会远吗?棒子面锅贴、大白馒头、面条、面包、豆腐以及各种豆制品还会远吗?

????再加上驯服的母野牛一旦产仔,那么牛奶还会远吗?

????都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石熊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步入小康生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石熊做了一个美梦,梦中前世所吃过的那些美味一样一样的摆在面前,吃的那叫一个痛快啊。

????然后早晨睡醒之后,石熊发现自己很没出息的流了一大滩哈喇子......

????不过,梦中的美食真的是很好啊!这让刚刚睡醒的石熊心情也是大好。

????可这种好心情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他哼着《今儿个真高兴》刚刚洗了一把脸,脸上的水渍还没有干呢,兔子嘴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守护者,守护者,快马还有硬骨头和野狐狸打起来了,野狐狸有好几个帮手,快马和硬骨头脸上都被打出血来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听到这话,石熊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下。

????快马和硬骨头还有野狐狸以前都是长毛牛部落的,他们都是上次战斗中幸存下来的族人,一起来到了高树部落,本应该团结一致才对,可怎么忽然之间就窝里斗了起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