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屋 > 女生乐动体育在线app >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 第二百七十六章沐晴,抱歉我食言了
????萧霖烨捏着她小巧精致的耳垂,带着宠溺的笑意,享受着和她安静地待在一起的时光,“你说得那么客气做什么?难道不是我谢谢你才是?是你把我从阎王爷的手里救了回来,大仇得报,快意人生,还给了我完整的家,温柔开明的母后,乖巧可爱的孩子。”

????他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道,“沐晴,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充实又满足,幸福又开心。我愿意一直这样陪你走到生命的尽头,只有我和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们。”

????萧霖烨想要的很简单,心爱的女人,疼爱的孩子,敬爱的母亲,一家人在一起,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沐晴,等到过段时间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情,我带你去京城周边游玩几天吧,你嫁给我以后,除了去寒冷的北境,去充满瘴气的南越,剩下的时间都待在宫里,肯定闷坏了,给我半个多月的时间,将要紧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们去郊外的皇家别院避暑,那时候正好是最炎热的时候了。”

????年轻又俊逸的皇上说的这番话,让许沐晴的心里生出了强烈的期待来,“好啊,皇家别院那边气候凉爽,山花遍野,流水淙淙,看着就像是人间仙境,我们还可以进山去打猎,到时候烤野猪肉,烤野兔肉吃,下河去捉鱼,做鱼汤或者是烤着吃。平儿和盼儿还没去那么凉爽的避暑别院玩过呢,他们一定很开心。”

????萧霖烨点头说道,“也好,让平儿和盼儿感受一下生活,去附近的农户家喂鸡喂猪,在地里掰玉米和拔花生,不能娇生惯养,最好一个夏天过去,他们身体比现在强壮很多。”

????不知道为何,许沐晴竟然脑补出了平儿和盼儿被农村的鸭子和大白鹅追得鸡飞狗跳的画面了,她都忍不住想笑了起来。

????“夫君,那就这么说定了,等到最热的时候,我们就去皇家别院那边住,没事还到周边的村庄去,让孩子们体验一下农户的生活。”她靠在萧霖烨的身上,对即将到来的酷暑已经很期待了。

????小桥流水,稻田幽幽,青山绿水,这就是她理想中田园生活啊。

????萧霖烨一口答应下来,既然是妻子想要去散心,游玩和体验,他这个做丈夫的又怎么能不跟随,只要沐晴开心快乐,不管要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许沐晴和萧霖烨期待得很好,打算得也很不错,然而有些事情却并不按照他们预想的计划进行。

????接下来连着下了整整一个月的倾盆大雨,几乎就没有停过,南方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受灾严重,即将要收获的水稻,玉米和黄豆等农作物,都被毁在了地里,南方二十多个州郡的农户颗粒无收,灾民的数量达到了数百万计。

????百姓流离失所,卖儿卖女的都大有人在,饿殍遍地,更多的难民朝着京城涌过来,像极了人间地狱。

????萧霖烨愁得头发都白了,看着一封封从南方各个州郡加急送过来的密报,都是受灾严重,地方上的粮仓已经空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有些奸诈的,唯利是图的商人趁机囤了大量的米面,哄抬物价,原本斗米不过五钱银子,在短短的一个月以后,已经攀升到了斗米二两银子了,价钱足足翻了好几倍。

????粮食的价钱上去了,更是引起了百姓的恐慌,众人还怕买不到,纷纷抢着去购买,米行都被搬空了,看那架势,米的价钱还会继续疯涨下去。

????连着好几天的时间,萧霖烨都是待在御书房里处理紧急的情况,没有到凤鸾宫里来陪着妻儿。

????许沐晴再见到丈夫的时候,已经是十天的时间过去,萧霖烨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眼睛底下乌青一片,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疲惫感。

????他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很抱歉沐晴,我可能没有办法陪着你去皇家别院避暑了,最近因为水涝的事情,整个南方都陷入了混乱之中,我必须要想办法先想出解决的办法来,不然走投无路的百姓恐怕被逼死,不然就直接起来造反了,不管是怎样的情况,都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

????许沐晴看到他小心翼翼地跟她解释,心里竟然升起了一丝心疼,她拉着他的手腕,在贵妃榻上坐下,善解人意地说道,“你不用跟我道歉,去不去皇家别院那边游玩又有什么要紧的呢?最重要的是先把灾情控制住,要让百姓们活下来,这是皇上应该尽的责任。”

????至于萧霖烨和她去避暑山庄,今年有事情就不去,等到明天风调雨顺了,就等到明年再去,她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女人。

????“灾情太严重了,南方几乎所有的州郡都被淹了,淹死了很多人,也饿死了很多百姓,朝廷要是想不出赈灾救人的办法来,还会死更多的人。真是作孽啊,太恐怖了。”萧霖烨饶是见惯了生死,也被这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难得一遇的暴雨震撼得不行,也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老天爷力量的可怕。

????许沐晴有些问题盘旋在她的心里已经很久了,到了这一刻她见到了萧霖烨,终于问了出来,“那皇上想到了什么赈灾的好点子了吗?那么多人等待着救济,国库里的粮食够分吗?银子够赈灾没?”

????提到这个,萧霖烨头疼得厉害,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中南,东南和西南三大粮仓里的粮食都发出去,恐怕也只够那些灾民撑一两个月的。哪里够啊,梁国这两年虽然国库充盈,但这一次受灾的人数实在太多了,说什么都不够的。”

????他想到上朝的时候他让那些贵族世家的大臣捐银子捐粮食,一个个跟他哭穷,一个个跟他说生活的不容易,心里那股怒气就控制不住地涌了上来。

????“那群只知道拿着朝廷俸禄,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跳出来指责我的错误,时不时给我添堵的混蛋,今天就跟缩头乌龟一样,怎么都不肯表态。让他们捐银子捐粮食,就在那里哭丧着脸说他们很不容易啊,上有老下有小,那些老奸巨猾的只肯捐几十两,最多的是一百两银子。他们平日下馆子吃饭,有可能都不止一百两银子了,你说气人不?”

????萧霖烨真想将那群人扔出去,狠狠地暴打一顿,真的太气人了。

????许沐晴拍了拍萧霖烨的手背,让白薇端了一碗补身体的银耳莲子羹到他的面前来,温柔地说道,“你也别生气了,谁愿意把银子拿出来给别人花啊,人性都是自私的,在那些大臣的眼里,灾民的死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们家人受灾了,肯定不愿意出银子啊。”

????萧霖烨也知道妻子说的是人性,但是他心里憋屈着一团火,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气,“但是那些穷苦的农户都死光了,谁给他们种田种地,谁给他们当牛做马伺候他们?那些贵族都是鼠目寸光,养尊处优久了,就只觉得高人一等了,他们怎么不想想以后。”

????许沐晴劝慰道,“所以啊,让他们自愿捐出大把的银子,把粮仓里的粮食拿出来是绝对不可能的,必须要想些办法才行。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要让他们感到危机,先给他们打一棒子,再给他们两颗甜枣,真的到了那时候,这些人就不敢再耍小心眼了。”

????萧霖烨来了兴致,很是谦虚地问道,“那沐晴,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我想了半天,除了杀鸡儆猴,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我是想着,把闹得最厉害的,揪出来罪行,抄家灭族,把所有的银子和宝物都用来赈灾,粮仓里面的粮食也一样。”

????许沐晴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在她的膝盖上,“杀鸡儆猴也是个好办法,不过这种办法只能用一两次,用多了就不管用了。不如皇上可以给出政策,谁捐的银子和粮食多,在明年参加科举考试的时候,会有一定的照顾政策。”

????“比如捐两万两银子,确保进前一百名的进士,捐十万两银子进前五十名。当然,名额有限,科举前五十名只能有十名是捐银子有优惠政策的,而且是排在第十名以后才能有享受到这个福利,五十名到一百名之间,有二十名有优惠政策。”

????她眯着眼睛,眸子里有着算计的光芒,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们造势,谁谁谁已经捐了二十万两银子了,买科考的名次是保密的,捐款的人也是匿名的。那些贵族现在想要把女儿塞进后宫当妃子不行了,难道还不想走科举的路子,保持门第的显赫,不会让家族没落下去。”

????萧霖烨听完了妻子的话,心里涌过强烈的震撼,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办法是很好的,但是花钱买科举考试的名次,几乎又在挑战着他道德的底线,让他有些不舒服。

????许沐晴很快就看出了丈夫纠结的点在哪里,笑着说道,“这只是我提出来的一些很不成熟的建议,皇上觉得可行就用,如果觉得不行,就当我没说过。这些事情不用明面上大张旗鼓地说出来,只要是从皇上身边的人悄悄地传出去,可信度还是很大的。”

????她的眼睛里有着算计的光芒,“皇上,虽然科举的名次能定下来,但是以后走仕途以后,人员的任用情况,考核和升迁等,还不是掌握在皇上的手里。那些世家贵族的子弟,皇上想要拿捏住他们还不容易吗,要是没有本事的,上面又有皇上的人盯着,他们翻不出很大的风浪来。”

????“再有,皇上可以建造一座功德碑,明面上那些贵族官员捐了多少银子,都写在石碑上,等到水患过去以后,一切都安顿下来了,就把石碑立在堤坝上,流芳百世,到时候万代千秋地传下去,我觉得还是有人愿意出这个银子的。”

????萧霖烨听完她的话,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沐晴,你提出来的这些主意自然都是顶好的。至于科举名次那块,到时候把那些纨绔子弟安排在没有实权,不怎么重要的职位上,上面再让我信任的心腹官员盯着,他们就算是想要掀起风浪,也是有心无力。如果真的有能力,我也会按照他们的才华和能力,将他们调到适合他们的位置上。”

????就是这件事情是他让人这么做的,听起来真的有些羞耻,总觉得是为了银子而做出的无底线的事情。

????许沐晴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轻声地安慰道,“特殊时机用特殊的办法嘛,不然皇上杀光了那群大臣也没有用啊,人家就是咬定了没有银子,就是不愿意捐出来,我们能将他们满门抄斩吗?总比饿死了很多人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啊。”

????萧霖烨继续沉思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这或许是他们能想到的,手段比较温和,见效也比较快的办法了。

????“皇上,如果那些贵族家的纨绔子弟吃不了苦,或许都不用我们动手,他们直接就撂担子不干了,皇上要相信自你的能力,还有皇上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官员,他们都是顶厉害的存在。非常时期用非常的办法,对吧?”

????萧霖烨也觉得让这些世家贵族心甘情愿地将银子和粮食交出来,比他绞尽脑汁地去治罪定罪,抄家灭族要好多了,不用那么暴力和血腥。

????“还有把赈灾的粮食运往灾区去,谁知道押运的过程中会不会有人动了贪念,将粮食转卖给商贩借机发国难财,现在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想拦都拦不住。”萧霖烨想到现在的烂摊子,脑壳疼得厉害。

????许沐晴想到了曾经听说过的一个典故人,忍不住笑着说道,“不如皇上往赈灾的粮食里面掺一小部分沙子,那样就不能卖银子了,至少能保证粮食到达灾民的手里,能填饱肚子最重要,让人活着,不再饿死人了最重要了。”

????萧霖烨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敬佩,“沐晴,你怎么会懂得那么多?我怎么就想不到这样的办法呢?我的妻子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我甘拜下风。”

????许沐晴心虚不已地讪笑,“这哪里是我想出来的,我这不是爱看很多杂七杂八的书吗,都是我从书上学来的,你可不要再夸我了,我会骄傲的。”

????那些花银子买名次的事情,在她前世穿越之前,很多的八卦帖子里面,不就是有这样的黑幕吗?

????“对了,京城里的富商那么多,皇上也可以从那些富商的身上薅羊毛啊,花银子买科举考试的资格,应该也是可以的吧。梁国的商人家的儿子以前不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更不能做官吗?皇上可以让人把消息放出去,商人子弟想要参加科举考试,交两万两的银子就可以了,当然具体数目是皇上来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我不信了,那些人会不动心,会不心甘情愿地把银子给交出来。”

????萧霖烨犹如醍醐灌顶,眼前豁然开朗,“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办法去做,尽量将这次水灾的损失和伤害降到最低。就看看这些办法发挥的效用有多大了。”

????许沐晴看他疲惫不堪的样子,他眼睛底下一片乌青,忍不住心疼了,“皇上,你是不是很多天都没有睡过一个完整觉了?那些事情一下子是处理不完的,你还是先睡两三个时辰,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是要保重身体,一定不能倒下去。”

????萧霖烨心里有着温柔的情意在流淌着,他忍不住在她的脸上抚摸了一下,小声地说道,“你先睡,我让人将你说的办法去做,再回来好好休息。赈灾的事情非同小可,不能耽误时间啊。”

????许沐晴充满担忧地看着他,她总觉得他好像随时都会睡着,一直高强度地熬药透支身体,这样真的能好吗?

????萧霖烨好笑地握住了她的手,用哄孩子般的语气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不出一个时辰我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许沐晴这才满意了,“好,那我等你回来。皇上,我真的很担心你的身体,所以请你一定要快点回来休息。”

????萧霖烨心软得一塌糊涂,将她抱在了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抱歉,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等忙过了这次的灾患,我一定会好好地陪着你,陪着孩子们。”

????他的妻子怎么那么好,那么地惹人心疼,她自己把孩子照顾得好好的,知道他事情忙,从来不敢让他厌烦,独自担心。

????许沐晴红着眼睛,声音很低却充满了期待,“那我先不睡,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歇息,你不要又熬夜一整晚了,身体是自己的,夫君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我和孩子们都很需要你,别让我再担心,整夜整夜地提心吊胆了,好不好?”

????萧霖烨这才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他想到那堆积如山的奏折,这一刻索性不想再管了,“好,你等我半个时辰,我争取尽快赶回来陪你一起歇息。我们夫妻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地说过话了。”

????许沐晴心疼他,她现在已经十分明白和确定了他的心意,说不说体己话在这种非常时期她已经不太在乎了,她更想要他不用被繁琐又沉重的国事压得喘不过气来,至少要保持能够休息,才能一直陪他下去。

????“皇上,你先去处理国事吧,我等你回来。”

????萧霖烨恋恋不舍地拍了拍她的后背,很快又去了御书房,将他最为信任的心腹大臣都叫过来了,将他和许沐晴商量的对策说了出来。

????那些心腹官员都是从他还是病怏怏的太子就追随着他的,不管皇上说出怎样的解决办法,让他们做什么,都没有任何异议地去执行命令。

????更别说这次皇上给出来的办法是那么的巧妙,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谬和不近人情,但那背后带来的隐形的利益,应该能让那些贵族大臣和身家丰厚的商贾富户把银子心甘情愿地交出来。

????“你们按照朕的命令,不动声色地将这些消息传出去,记住了,要匿名接受捐款,你们把势头造得大一些,逼真一些。”

????那些心腹官员纷纷对着皇上拱手,心悦诚服地说道,“皇上圣明。”

????萧霖烨得意,当然那些办法他不会随意地说是许沐晴提出来的,直接说是他的主意,他害怕事情失败,又或者那些一直盯着沐晴错处的世家贵族,那些直到现在都还不肯死心的贵族少女想要将沐晴从皇后的位置上拉下去,再削尖了脑袋地想要进宫来做妃子,膈应他和许沐晴。

????“赈灾的粮食记得往里面掺沙子,沙子和稻米三七分,确保赈灾的粮食能够到达灾民的手里。”

????所有的官员和属下领了命令以后都去执行了,萧霖烨这段时日以来压在他心底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在了原地。

????处理完了重要的事情,萧霖烨再次回到凤鸾宫,许沐晴已经困得靠坐在床头上,不停地打着盹,却依然点着灯在等他过来,不肯好好地躺下来睡觉。

????萧霖烨怜惜地将她抱起来,打算将她放到床上躺好。

????谁料他才碰到她,她很快就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对着他绽放出喜悦的笑容来,“夫君,你回来了?”

????萧霖烨捏着她的脸,心里有着强烈的情感在翻涌着,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小声地说道,“困了你怎么不先睡?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不是说了熬夜伤身体?”

????她像是乖巧的小猫一样靠在了他的怀里,闻着萧霖烨身上好闻的气息,声音里是满满的安全感,“因为我想等你回来,跟你一起歇息,这段时间我真的很想你,哪怕我们都不说话,我能伸手碰触到你也是很好的。”

????萧霖烨心念微动,拥着她,“我现在回来了,早点歇息吧。”

????许沐晴乖顺地应了一声,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过去,还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萧霖烨凝视着她安静又漂亮的侧颜,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沐晴,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前几世我一定是修了很多的福气,才会在今生遇见你,我很幸福,也很快乐。”

????第二天许沐晴醒来的时候,发现萧霖烨竟然还在凤鸾宫,并没有如常一般在御书房里,她既意外又惊喜,同时心里又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担心,“皇上,你今天没有去上朝吗?没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照理说不应该啊,灾民那么多,除了想办法让那些世家贵族心甘情愿地掏出银子,开仓放粮,还要赈灾买米,确定灾后的重建工作,各种各样的事情加起来足以让萧霖烨忙碌得像陀螺一样,他怎么有时间在这里陪着她。

????萧霖烨亲自帮她梳理了乌黑如墨的长发,心情比之前轻松愉悦了不少,“我已经去上朝过了,处理了不少事情,现在是过来陪你吃早饭的。再说了,现在轮不到我着急了,要着急的是那些想要从我这里捞到好处的那些老贵族们吧。”

????许沐晴听他轻松愉悦的语气,就知道他肯定让人把消息放出去了,初步得到的反馈必然是满意的,不然他不可能心情那么好的。

????“花银子买名次,买科考资格的主意发挥作用了?”她小试探性地问道。

????“那些世家贵族还没跟我手底下的人买名次,但是那些商贾巨富们早就想要家族里的男儿们摆脱低贱的商人身份了,是以不过是一个早上的时间,我们就收到了五十万两银子。我把你说的办法稍微做了改动,商贾巨富家的男儿们要科举,交五万两银子做资格。我让内阁发了公文下去,上面盖有官府的大印的,不怕那些富得流油的商人们不上钩。”

????萧霖烨的话,让许沐晴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皇上,你这哪里是买科考的入场券,你这是在抢钱啊。我以为两万两银子已经够多了,几乎到我的极限了,没想到你更加厉害。”

????狮子大开口啊,没想到她的夫君还是个奸商呢,她简直甘拜下风。

????萧霖烨看她揶揄的语气,对着她宠溺地笑了,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道,“谁让他们有银子呢?想要权势地位,那就拿银子来换,很公平,也是自愿的,没人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你说是不是?”

????好吧,反正梁国京城里有不少商人,家里恐怕几百万两银子都是有的,她根本也没有必要操这个心啊。

????“皇上英明,特殊时机就用特殊的办法,挺好的。”她笑得眼睛都弯成了两条线,不动声色地恭维道。

????萧霖烨用一根掐金丝镶嵌红宝石的步摇将她的头发固定住,继续说道,“至于科考花银子买名次这些,我不信那些老奸巨猾的狐狸们能按捺得住,他们比谁都想要让儿子在仕途上走得更远。”

????许沐晴从铜镜里看着萧霖烨的眼睛,问道,“那皇上,你请水军了吗?让水军造势,他们更会按捺不住的。”

????萧霖烨不解,“水军?”那是些什么玩意?

????许沐晴急忙改口,“就是托儿,找几个可靠的托儿,真金白银地抬进来,让那些属下们把消息放出去,今天又有人买了前五十名,又有人买了,造势让他们急得坐不住,银子可不就拿出来了?”

????萧霖烨看她形象又贴切的描述,忍不住笑了起来,“等会我这就让人去办,将这件事情在两三天的时间之内弄得红红火火,不信他们不上钩。”

????许沐晴梳好了头发,宫女们端了热水进来,她动作麻利又迅速地刷牙漱口,跟萧霖烨一起坐下来吃早饭,心情高兴得跟什么一样。

????萧霖烨赞赏又钦佩地看着她,“沐晴,你怎么会聪明,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精妙的主意,你要是男儿身,必定能闯出一番大的作为来。我真的何其幸运,能够娶到你。”

????许沐晴一边吃着包子,心虚地笑着,“真不是我想出来的,我在那些游记上胡乱拼凑的,你别夸我了,不然我会脸红的。”

????她在心里说道,那是你没看到文明高度发展的现代,什么营销号,水军,各种名目的节日,刷票的,炒房的,不用点手段怎么让人信服?

????吃过早饭后,萧霖烨又准备去忙了,许沐晴想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又叫住了他,“夫君,如果你不是很忙,还有些事情我想要好好地跟你商量说道,是关于灾后疾病的预防,还有重建家园的事情,你要不要听一听?”

????萧霖烨听到她这么说,硬生生地又止住了脚步,拉着她面对面地在桌子边坐下,“你说。”

????许沐晴在心里想着,打了腹稿以后,继续说道,“就是现在南方饿死了那么多人,洪水退了以后,肯定会有疾病,甚至有可能是瘟疫。遍地都是饿殍,还是要想办法将那些不幸的人安葬了,再消毒,想办法防止瘟疫和霍乱的蔓延。现在京城附近那些灾民也一样,总是要想办法控制和安顿的。”

????“你是神医,对于防止瘟疫和霍乱的蔓延,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萧霖烨对于医学方面的知识几乎为零,他不懂怎样预防和控制,只能问许沐晴了。

????“药材的收集这些,再每个州郡分发下去,确保每家每户都能收到。最廉价也比较有用的消毒方式是用石灰水在房间里里外外都消毒一遍。至于灾民那些,就用草药熬出了药汁沐浴,多少起到一些预防的作用。那些田鼠啊,野味啊,最好别吃了,谁知道会不会染上了什么病,现在是非常时期,虽然我也明白灾民肯定想要吃些肉能填饱肚子,但是往往病毒就藏在那些野味的身上。”

????萧霖烨认真地思索着她说的这些话,都听进去了,“我会让负责这一块的户部把命令传达下去,让底下的百姓自己注意。药材的收购那些,除了国库里有的,还有各个地方收购到的,不行就让人去深山里采。”